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研究

                              中國征信業發展的爭論

                              日期:2009-02-18 15:23:00  來源:經濟研究資料  

                              導言 從困擾全國的“三角債”開始,直到假冒偽劣商品鋪天蓋地而來,加上合同欺詐、破產欺詐,惡意逃避債務等機會主義行為的盛行,大面積的失信行為引發了全社會對我國征信業發展的關注。始于上個世紀90年代的我國征信業,其功效在于阻止市場經濟中存在的機會主義行為。參與這一行業的主體,既有官方色彩實體,更有民間資本的投入。然而,由于種種原因的限制,直到今天,已有的征信業仍然難以有效地對上述失信行為進行遏制。因此,大力發展征信業,建立起我國社會信用體系的基本框架和運行機制,已經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但是,征信作為一個產業應該以何種模式發展,目前學術界、征信行業內部,以及相關政府部門之間存在著激烈的爭論。爭論的焦點在于:究竟誰有資格從事征信業?政府應該在何種程度上介入這一行業等等。
                                2002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后,中央政府成立了全國企業與個人信用專題小組,由中國人民銀行牽頭,國家經貿委、工商局、稅務局、公安部等10多個部委參加,啟動了企業和個人征信立法與實施方案的起草工作。央行在起草《征信管理條例》的同時,還報請國家編委設立“征信管理局”,以行使對征信業的行政管理職能。此外,央行還一直籌劃成立一個由多家商業銀行出資建立的信用公司,然后把自己手中的信息資源轉給這家公司。
                                慘淡經營了10多年的民間征信公司,目前正懷著復雜的心情面對我國征信環境的變化。當他們苦于缺乏政府的支持,征集數據無門時,他們呼吁政府干預;一旦政府對這一行業的干預表示出熱情時,出于生存環境的顧慮,他們又對這一行業可能出現的行政壟斷憂心忡忡。
                                值得指出的是,在一個行業剛剛進入發展階段,民間資本就能夠像今天一樣表達自己的意愿,對可能出現的壟斷說“不”,這在以往是難以想象的。中國畢竟已經進行了數十年的市場經濟改革,目前這一領域出現的爭論本身就是我國市場取向改革取得成效的有力證據。
                                一、現代民主社會的“信息知情權”
                                信息不對稱對現代社會的殺傷力是難以估計的。政治上的腐敗、市場秩序的混亂,交易過程中機會主義盛行均與信息不對稱有關!爱敭a品的賣方對產品的質量比買方有更多的信息時,低質量產品將會驅逐高質量商品,從而使市場上的產品質量持續下降”,這正是2001年度分享諾貝爾經濟學獎的3位經濟學大師得出的共同結論。
                                然而,真正使中國政府感到信息不對稱帶來的壓力的直接原因是:亞洲金融危機后,中國的經濟增長政策發生了重大調整,為拉動經濟的增長,中央政府實施了“擴大內需”的戰略。1999年3月,人民銀行專門向各商業銀行下發了《關于擴大個人消費信貸的指導性意見》,要求商業銀行有計劃地擴大個人消費貸款的發放力度。但是,作為擴大內需的重要手段,消費信貸的推行卻遇到了“信用記錄短缺”的制約。這正是為什么“增強全社會的信用意識,形成以道德為支撐、產權為基礎、法律為保障的社會信用制度!睍䦟戇M十六屆三中全會報告的主要原因。2003年中國政府明確提出:要用5年左右的時間,建立起我國社會信用體系的基本框架和運行機制。
                                現代市場經濟社會化的程度如此之高,以致無論是自然人還是法人的資信信息已經不再是個人或者某個集團的隱私。換句話說,誠信度的高低影響著資源配置的效率,將稀缺的資源配置到誠信度高的地方是社會應該做出的明智的選擇。因此,現代民主社會下的人們有權利要求獲得充分、真實的信息,以判斷市場參與者的誠信度。此外,現代市場經濟還是一個信息爆炸的社會。面對如此龐大的信息源,需要信息的用戶往往無從下手。例如,如果汽車銷售商在決定是否給某個買車人提供消費信貸時,如果像傳統的人事部門那樣,對買車人的信用狀況逐個進行“外調”,肯定是不經濟的。于是,征信作為一個產業就會從社會分工大家庭中贏得自己的地位。
                                二、我國現有的征信業
                                當商品經濟并不發達時,信用交易的范圍狹小,債權人較為容易了解對方的未來的償還能力。但當商品經濟高度發達,信用交易的范圍日益廣泛時,特別是當信用交易擴散至全國、全球時,信用交易的一方想要了解對方的資信狀況就會極為困難。然而,信用交易作為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并不會因為難以了解對方的資信而退縮消失,相反,如何了解交易主體的資信則成為解決難題的選擇,于是征信活動應運而生。顯然,征信的產生、發展實際上是隨著市場經濟的擴大出現的,經濟越發達,對征信活動的需求就越大。
                                征信一詞(Credit Checking or Credit Investigation)的含義是征求他人的信用或驗證他人的信用,因此征信也是資信調查的俗稱,它的主要功能是核實受信人的基本信息,測度其信用價值,以幫助授信人和雇主做出正確的授信、賒銷和聘任決定?傊,征信的目的是對他人的信用進行調查、評估;征信的對象是參與市場交易的企業或個人;征信的方式是對市場交易行為主體的信用資料進行收集、利用、提供、維護和管理,一般是做成信用報告提供給需要它的客戶。
                                資信調查服務(CHS?Credit Reporting Service)是信用風險管理服務中的一項最普遍、最基本的業務,它是由專業服務機構(即通常意義的征信公司)代理客戶對交易另一方的資歷、信用等方面的情況進行調查和判斷,為決策人選擇貿易伙伴、簽約、確定結算方式或者處理逾期賬款、經濟糾紛等決策提供參考。
                                和西方發達國家征信業發展的軌跡不同,我國征信業出現的直接原因并不是為了滿足國內信用交易的需要,而是為了降低國際貿易的風險。
                                  上個世紀80年代末期,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中國的對外貿易取得了長足發展,但同時也出現了一些外商利用中國吸引外資的迫切性,損害中國外貿企業的利益,突出表現為中國外貿企業出現大量逾期應收賬款不能收回的問題。為了規避外貿中的信用風險,外經貿部決定將國外的信用風險管理技術和服務引人中國,首先由外經貿部計算中心與國外著名企業資信調查公司合作,為中國的外貿企業提供其海外貿易伙伴的資信調查服務,這對我國外貿企業更好地了解海外企業的資信狀況,減少外貿交易中的各種信用風險起到了重要作用。
                                自1990年以來,外經貿部計算中心在與國外著名資信調查公司合作的基礎上,開始向海外客戶提供中國企業的資信調查報告,中國的企業資信調查征信服務開始起步。1992年底,中國第一家專業從事企業資信調查服務的民營企業,北京新華信商業風險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成立,這標志著中國的企業資信調查服務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在商業征信服務領域引入了市場競爭機制,即企業資信調查服務開始由政府驅動向市場驅動轉變。此后,國內又陸續成立了一些從事企業資信調查服務的專業性公司,形成了企業資信調查行業新的競爭格局。
                                和絕大部分以政府為主導的投資領域不同的是,中國征信業的投資多為民間色彩。原國家經貿委2001年在給國務院的《國家經貿委關于加快建立中小企業社會化信用體系有關問題的報告》中顯示,我國的征信行業誕生于90年代。經過近10年的發展,目前已擁有信用征集、信用調查、信用評價、信用咨詢及風險管理等各類信用中介100多家。這些中介機構大都是自發形成,資金及市場規模普遍不大(年營業額1000萬元以上的不超過5家)。其中,新華信公司、華夏國際信用咨詢公司、首信公司、大公國際資信評估公司、華安商業信用風險管理公司、聯合資信評估公司、浙江安博爾和信用中國CCN86.com等都是發展較快、知名度較高的公司。除了上述民營征信公司外,一些外資、合資的征信機構也登陸國內市場,如鄧百氏、Transunion等。此外,一些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征信公司也開始設立,如上海資信有限公司。截至到2003年,在我國大陸從事征信業的社會信用中介機構大約有500家左右,其中信用評估機構大約有40家左右、信用征集與調查機構大約50家左右、信用擔保機構大約有400家左右。有文獻表明,這里的統計是保守的。事實上,一些規模很小(包括一些市縣政府都要建立相應的信用公司)的信用評級公司、信用征集公司、信用管理公司的數量相當可觀。
                                從目前我國信用中介機構的發展和運行狀況看,其服務市場規模偏小,經營分散,行業整體水平不高,市場競爭基本處于無序狀態,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而科學的信用調查和評價體系,難以發揮對信用行為的獎懲作用。信用中介往往容易受到政府和業務對象要求的影響,運作不規范,業務穩定性差;而由于信用信息的使用缺乏明確規范,中介機構利用非市場因素開展不適當競爭的情況也屢見不鮮。而鄧白氏、全聯(Transunion)、穆迪、標準普爾、菲奇等國外信用中介巨頭都有自己強大的商業數據庫,在數據庫里有上千萬甚至上億條企業或個人信息,每天發出上百萬份信用報告,能提供幾種或十幾種信用評級或調查咨詢報告,滿足不同的需求者;其客戶也已經擴張到整個世界。并且,這些企業有很強的信用產品的制造能力,并不斷進行信用產品創新?偲饋碚f,我國信用中介機構專業化程度和社會影響都還遠遠不夠,其作用與功效遠未得到充分發揮。
                                三、信息的壟斷與分割
                                在整個征信業中至關重要的環節是如何獲得真實可靠信息,而且這些信息的獲得具有可持續性,即隨著信息載體(個人和企業)的變化,信息被不斷更新(update)。顯然,這是一個龐大的工程。來自國外征信業的經驗表明,一個國家征信行業能否健康迅速發展,關鍵在于能夠反映該國居民和企業資信方面的信息是否“透明”,征信公司能否通過合法的、公開而有效的手段獲取這些信息。不幸的是,我國征信業的發展首先在獲得信息的環節上遇到了體制障礙。
                                擁有強大的數據庫,形成自己完整的信用記錄,是信用中介機構發展的基礎。事實上,我國信用行業的發展中,信息的分割與壟斷,已經構成了征信業發展的巨大障礙。目前,除個別小范圍的試點地區和企業外,信用中介機構很難從有關部門得到所需的征信數據。政府各部門之間信息不能共享,社會信用信息不透明,很多的信用中介機構沒有自己的信用資料數據庫,即使建有數據庫的那些公司,其數據庫的規模也普遍偏小,信用信息也不完整。從而信用中介機構很難開展正常的業務,無法對企業或個人的信用做出公正、客觀、真實的評估。
                                事實上,隨著經濟規模的擴大,一些政府部門和非政府組織已經投入了大量的經費用于各自系統的數據庫建設。例如,工商局的“企業行為警示系統”、稅務部門的“信用等級信息系統”、銀行部門建立的“企業信貸登記咨詢系統、個人信用信息征集系統”等等。此外,海關、法院,技術監督、財政和公安部門也都有自己的數據庫,F在的問題是,我國缺少足夠的法律讓這些掌握信息的部門與社會分享他們的數據。相反,現有的法律體系還在很大程度阻止了信息的共享。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6條“商業銀行應當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的侵犯”的規定制約了商業銀行向征信公司開放客戶信用數據。此外,《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0條有關侵犯商業秘密的規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征信公司信用數據的收集與利用。
                                   在現行的數據管理體制下,目前各征信公司主要通過以下三種渠道獲得企業信用數據:首先是通過新聞媒體等公開的渠道獲得(這部分信息的可靠性往往受到媒體炒做的干擾);其次是通過對被調查對象調查直接獲;最后是通過政府部門和有關機構的渠道獲得,而通過政府渠道獲得信用數據又有以下幾種情況:向正式開放企業信用數據的政府部門獲得;各征信公司通過和相關政府部門建立信息共享機制,向合作部門獲得相關數據;通過私人關系從政府部門獲得等等。
                                國外征信業發展的經驗顯示,要完成企業和個人的信用評級,需要來自多學科的專家(例如,經濟學、統計學、數學、社會學、心理學和法學等)設計出計量模型。在設計出的模型中,各個變量的權重究竟應該如何安排,以及這個計量模型如何適應特定的國情和地區差別,則需要大量的個案數據給予驗證。顯然,這里數據的需求量之大,以致目前國內還沒有哪個征信公司能夠擁有足夠的數據完成這項工作。盡管目前國內有很多征信公司已經開展了自己的業務,但在這種情況下做出的企業或個人的資信評估報告,其真實性和準確度受到置疑也是可以理解的。
                                四、“上海模式”的爭論
                                作為為國家拉動內需擴大個人消費信貸,提供信用支持的試點,在上海市政府和人民銀行的支持下,我國內地第一家開展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業務的專業資信機構,上海市資信有限公司于1999年正式成立。2000年,個人信用聯合征信項目被列為上海市政府為民辦實事工程項目。為了解決征信數據的來源問題,由上海市信息辦和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牽頭,在上海資信有限公司和全市15家商業銀行共同參與下,組建了“上海市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數據中心理事會”。目前,理事會成員已經達24家,其中16家中資商業銀行、4家外資商業銀行,還有移動通訊、聯通等4家非銀行機構。理事會章程規定,成員銀行有義務將自己客戶的資料提供給上海資信有限公司,上海資信有限公司做成信用報告后,以成本價賣給成員企業。2000年7月1日,上海市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數據庫初步建成,并出具了我國內地第一份個人信用報告。經過 4年的積累,上海資信有限公司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數據庫收集的個人資信數據截至到2003年 3月份已突破301萬份,覆蓋了上海市可能發生信貸消費人數的一半。
                                從2001年開始,由上海資信有限公司推出的個人信用風險評分系統開始投入運行,各家銀行在發放個人消費信貸時,在參考原有個人信用報告的同時,還將通過個人信用評分更直觀地獲取消費者的信用記錄。目前上海資信公司向銀行等客戶提供一份個人信用報告的收費為 5元,而個人查詢業務的單筆收費為30元。由于明顯的政府背景,恪守公益性質是上海資信有限公司不得不遵守的一條鐵定的規則,個人征信數據不能開發出衍生產品實現商業運作。因此,所有推向市場的收費產品均被自稱為收的只是成本費用。據了解,目前上海資信公司每天提供的個人信用報告在3500份左右,約占上海市每天發生的個人信貸消費行為的一半。
                                為進一步擴大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數據庫的影響力和服務功能,2001年3月,上海資信有限公司與上海市公安部門在個人身份信息的查詢和校驗領域首度合作;改善了系統個人身份信息的準確性。2001年5月,上海市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數據中心理事會又接納了上海移動通信公司、中國聯通上海分公司、農信合作社3家單位為理事會合作單位,將業務模式從“銀行同業征信”向“社會聯合征信”推進了一大步。2001年8月,上海市北煤氣公司和市北自來水公司與上海資信有限公司的合作也正式啟動。2001年,該公司還推出了個人查詢業務推出,改變了原先個人不能查詢信用報告的局面,為已擁有信用記錄的上海市民查詢本人信用狀況提供了方便。目前上海市個人信用風險評分系統投人運行,除原有的信用報告產品外,公司還可向銀行等客戶提供以分值形式反映的對消費者行為進行的評估和風險預測。
                                繼個人信用聯合征信系統之后,2002年3月,上海市企業聯合征信系統正式試運行。系統信息合作單位包括上海市工商局、市技監局、市統計局、市國資辦、上海海關、人行上海分行等,系統覆蓋了全市所有擁有經營記錄的企業,入庫單位數量達59萬余家。系統內容包括企業注冊信息、年檢等級、產品達標信息、稅務等級信息、國有資產績效考評信息、進出口報關記錄、信貸融資記錄和行業統計分析信息。未來,民事合同判決執行信息、擔保、租賃、商賬催繳等信息也將逐步納入系統。目前,上海市企業聯合征信系統提供的產品為“企業標準信用報告”和“企業綜合信用報告”。未來,系統將在現有服務的基礎上逐步拓寬產品線和系統服務功能,推出企業深度信用報告、行業風險預測報告等中高端產品。
                                  1、“上海模式”的創造者們為今后的發展勾畫出一副藍圖
                                首先,在社會聯合征信服務系統建設上,到2005年,個人信用聯合征信服務系統覆蓋范圍將從目前的5個領域(信用卡、消費信貸、大學生助學貸款、注冊會計師、個人租賃)擴大到10個左右,建立自愿負法律責任的自然人和法人提供失信當事人負面信用信息的便利渠道;個人信用產品種類從目前的2種(個人信用報告、個人信用評分)增加到5個左右,查詢量從目前的每日4000份增加到10000份左右。2003年,政府部門監管過程中形成的信用信息和依法可公開信息,在聯合征信服務系統中歸集、加工和使用,形成公共信用信息歸集和更新維護機制;2004年,企業信用信息將社會化采集、發布;2005年,企業信用產品形成一定市場規模。
                                其次,為推動信用管理和社會誠信活動,現已建立信用等級評價和管理制度的部門或行業,從目前的6個(合同、納稅、技監、企業貸款、海關、注冊會計師事務所)擴大到10個左右;到 2005年,主要經濟領域、要素市場和50%以上的行業協會和社團組織開展信用管理服務和建立信用檔案,并將有關信用數據及時納入聯合征信系統及將有關信用記錄按規定移交市檔案館。
                                如上所述,上海資信有限公司是上海市政府和人民銀行支持,經人民銀行總行批準設立的全國第一個信用體系試點。目前該公司雄心勃勃,據公司高層人士表示,“銀聯模式”是他們追尋的目標,即學習銀聯,把上海資信做成覆蓋全國的信用公司。毫無疑問,在上海征信業的發展過程中,政府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對此,上海資信有限公司的高層人士感觸頗深!巴度霂浊f元搞一個龐大的數據庫,對于一些有實力的民營企業而言,在資金上肯定不成問題,但在權威性上差距就會很大;缺乏政府支持,在從內地主要商業銀行及工商、海關等部門獲取資料時,一定會遇到很大的阻力!比绻麤]有強大的政府背景作支撐,在建立數據庫時很難實現如此規模的覆蓋面,并始終保持資料來源的穩定性,以及時對個人信用資料作追蹤更新。這就是上海資信有限公司根據自己的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由政府做背景支撐,組建具有地區行業壟斷的資信公司的做法也被征信業的同行們稱之為“上海模式”。上海資信有限公司的股權結構也顯示,它的出資人來自上海市信息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信息中心、上海市中匯金融外匯咨詢有限公司和上海隸平實業有限公司,他們原本大多就是具有政府背景的公司。公司成立之初,上海市人民銀行發文,要求各商業銀行分支機構必須向上海資信提供上海市個人信用檔案的信息數據,各商業銀行的信貸評估報告必須使用上海資信的信用報告。
                                2、“上海模式”的示范效應
                                建立起我國社會信用體系的基本框架和運行機制,是新一屆中央政府認定的今后幾年的工作重點。受“上海模式”的啟發,一些省份也在建設信用體系的嘗試上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據上海資信有限公司的人士透露,一段時期來,他們接待的地方政府的參觀團絡繹不絕。
                                目前一些省份出現的征信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似乎就是“上海模式”的克隆。例如,“深圳模式”和“浙江模式”也都是由地方政府組織推動,人民銀行協作,政府有關部門作為會員單位參加,建立了地域性的企業與個人信用征集和信用評級體系。在這個信用體系中,政府協調相關部門按信息征集的內容,定期將信息數據通過信息中介機構形成公共信息數據庫,然后由信息服務中介機構向成員單位提供信用信息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模式”的示范效應已經超出了省級政府的范圍。一些地市級政府,甚至縣級政府也對此表示出濃厚的興趣,似乎只要政府干預,投入一定的人力和財力就可以建立起相應的信用評級公司、信用征集公司、信用管理公司。多方重復建設造成資源浪費的現象已經開始顯現。目前,一些城市和地方,或由政府或由企業或由社會團體紛紛建立信用信息數據庫和技術平臺。但由于方案設計時未能把握數據庫建設的內在要求,一些方案存在著不少問題。有的地方還把信用信息平臺建設作為抓信用體系建設的政績工程盲目上馬,結果,只是重復建設了政務信息發布查詢窗口。
                                3、“上海模式”的延伸:中央集權下的征信業
                                對“上海模式”持肯定態度的人們認為,這一模式給出的政策含義就是:沒有政府的背景,征信業不可能發展。因為征信涉及的范圍廣、部門多。完全由民營企業以類似美國的純商業模式來操辦在中國目前的條件下是不太現實的,因為沒有哪家企業有能力協調社會的各個部門有效地提供信息。中國具有的最大優勢是政府具有權威,可以統籌全面規劃,借助行政干預手段強行實施,保證及時從各業搜集數據的完整性,這是統一高效率的進行全國征信工作的基礎。在現實條件下由政府推動征信的另一好處是權威和可信性,企業和個人可以相信其可靠性,保證隱私和消費權益不受侵犯。這是目前中國民營企業尚無法保證做到的。
                                在談到具體實施方案時,支持“上海模式”的人們認為人民銀行應是征信工作的重要參與者。這不僅因為其權威性和領導作用,也由于企業和個人征信信息的大部分源于銀行。其他部門如公安(社會不良記錄)、法院、稅務、海關(走私記錄)、財政部門、國家統計局、工商管理局、保險、消費、電信、票據等的信息雖然也重要,但不占多數。主張以人民銀行牽頭建立信用體系的觀點進一步指出,為協調各部門配合人民銀行的工作,應以國務院(總理)或成立國務院信用委員會的名義下達強有力的行政指令,以加快和統一在各部門信息征集的進程。否則,只以人民銀行與各部門進行對等協調的話,有可能會遇到各部門之間互相扯皮的現象,延誤整個征信工作的進程。顯然,這是一種中央集權的模式。
                                  倡導中央集權做法的觀點也考慮到了集權可能帶來的缺陷,這就是可能導致的官僚,服務差,政策不靈活,管理僵化。因此,他們認為從長遠角度來講,當市場逐步發育成熟,應盡快實施征信服務由事業到企業的轉化。原因是在征信工作的初期,強有力的行政干預能促成基礎的奠定。當數據集中完畢(數據集中地也可不限于一個,如北方、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西部各設立一個征信數據中心,便于以后市場競爭,提高服務質量),架子搭起來后,滿足客戶的需求,提供優質靈活的服務將成為征信工作的中心。在這時候,征信企業的運作(征信企業在市場機制下可能會有數個,以防止壟斷)以及相應配套的信用管理公司、信用擔保公司、信用調查公司等會更加適應市場的要求,征信作為企業來說具有巨大的市場和贏利潛力。如以企業運作模式,不僅能自負盈虧,收回國家在征信工作初期的投資,還能創造極大的利潤,增加財政收入。同時在市場競爭環境下,充分發揮企業靈活的優勢,發展和改造自身,不斷地謀求進步以滿足企業和消費者的各種需求,為客戶提供最佳服務。
                                政府與市場關系的討論是經濟學中一個永恒的話題。與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的觀念相比,經過數十年市場化改革后的中國,人們對政府應該在何種程度上參與市場已經有了完全不同的價值判斷。在我國征信業選擇自己發展的關鍵時刻,盡管很多地方政府都傾向于學習“上海模式”,上海資信有限公司的人士也一再強調目前環境下如果沒有政府介入,信用公司將無法生存,但相當多的業內人士和學者還是有完全不同的觀點。對“上海模式”提出置疑的人士認為,雖然信用體系的建設必須政府介入、推動,但這并不意味著政府應該直接介入征信業的經營。相反,政府的介入只能是制訂“游戲規則”。
                                從國際經驗來看,政府的作用不是直接參與信用管理公司的經營,而是建立起一種協調的市場環境和市場秩序。政府壟斷征信市場的做法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政府有時還會涉及相關利益,難免有偏見,無法承擔中介服務的責任,而且效率低。事實上,從歐美和亞洲地區著名的信用管理公司來看,絕大多數公司一直都采取民營方式。法國國營色彩很濃的征信數據庫也已經被英國的私人公司收購。信用管理公司采取民營方式是不容質疑的。因為市場的競爭,客戶的選擇會迫使民營公司拿出中性的,無偏見的信用報告,它們為客戶提供信用報告的質量直接關系到它們在市場上的生存問題。
                                五、民間的擔心:裁判T場踢球
                                2002年,由中國人民銀行牽頭,總共16個部委參加,起草了一份《征信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報送國務院有關部門。該條例的主要內容是規范“誰來征信、如何征信、誰來監督”等有關問題。然而,條例的內容使得一些現有的征信公司感到失望。例如,《征信管理條例》設置的門檻太高,據說從事企業征信業務的公司,注冊資本不得少于5000萬元;從事自然人征信業務的公司,注冊資本不得少于1億元;此外,《征信管理條例》還將對于征信機構的高級管理人員實行任職資格管理,自然人不得從事征信業務活動等等。
                                民間人士認為,這個“條例”的立足點并非解決征信企業急需解決的數據來源問題,而演變成了一個“征信企業管理條例”。隨后,在獲悉中國人民銀行醞釀成立征信管理局時,征信公司的民間人士對即將出現的征信管理體制更是感到不安。民間信用公司的憂慮是:新的管理框架可能帶來信用資源的壟斷,并形成信用市場“諸侯割據”的局面。
                                國內幾家著名的民間征信公司已經將他們的反對意見反饋給了政府。這些意見認為,《征信管理條例》中有些規定違背了企業征信行業的運作規則,一旦出臺,很可能把這個產業管死,而且會直接影響中國市場交易與國際貿易的安全。他們指出中國征信業發展十幾年來,90%以上的信用公司是私人企業、外資企業或多種成分的合資企業,目前全國企業征信市場的銷售額還不到1億元,與國際上年營業收入動輒10億美元的大型征信公司相比,規模相差甚遠。政府用提高“注冊門檻”的方式,剝奪現有企業的經營權、財產權是不合理的。而且,這種高門檻完全沒有必要,是對資源配置的浪費。以“保證征信機構有足夠的經營能力”為由,強迫企業追加注冊資本,不僅違背了市場配置資源的基本原則,而且會造成壟斷性經營,打壓民間投資,對初期的征信市場發育不利。高門檻有違反壟斷原則。國家正在通過分拆、重組等方式打破行業壟斷(如電信、民航、電力等),而中國的征信行業在市場競爭的條件下成功地發展了十幾年,卻突然要通過設立“注冊門檻”的方式取消市場競爭,建立行業壟斷,讓人不能理解。至于用“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往往是由幾家征信機構壟斷征信市場”的觀點,來支持高門檻的做法,民間征信業大不以為然。他們爭辯說,征信業在國外有170余年的歷史,這種壟斷是自由競爭的結果,而不是政府通過法律規定消滅大部分企業、扶植少部分企業制造出來的。即便是今天 3家壟斷的美國消費信用數據市場,仍有幾百家消費信用報告公司在“拾遺補缺”。
                                   民間之所以對央行保持著警惕,并非僅僅是因為國務院已經確認央行具有征信管理的行政職能,更主要的是央行的特殊地位,以及它擁有的資源使得它有可能既做裁判,又下場踢球。國務院之所以能把征信管理的行政職能賦予央行,可能是處于兩方面的考慮。首先,銀行是擁有企業和個人信用數據最多的部門。原因很簡單,目前國內信用消費的80%發生在銀行,銀行在發放信貸的同時搜集了大量的相關信息;其次,銀行又是社會信用最大的受益者和使用者。顯然,站在銀行的角度,成立一個以銀行為中心的征信中心,對銀行是有利的。人民銀行統計司有一個全國銀行信貸登記咨詢系統和銀行消費信貸系統的數據庫,其中,全國銀行信貸登記咨詢系統在2002年6月全國聯網后,已經覆蓋全國301個城市,成為目前中國最大的信用數據庫。民間人士擔心,央行會利用手中的技術資源(數據庫)和政策資源(管理征信業的職能),組建一個由多家商業銀行出資的征信公司。
                                事實上,20m年以來,人大、政協、政府及一些專家學者加大聲音呼吁建立中國市場信用體系。很多信用公司也加大了投資后,但他們很快就發現,權力部門具有壟斷信用數據的強大沖動。各個擁有信息數據資源的權力部門,都不會輕易放出手中的資源。例如地方政府的政績沖動、短期行為往往會讓他們傾向于選擇見效最快的模式,即建立官方或半官方的信用公司“一統天下”。例如,上海市政府有關部門就明確表示,近期不考慮再批準設立新的征信公司。其實,按照國際征信業的通行的做法,當授信方在做出是否授信的決定時,它并不是只從一家征信公司得到客戶的資信報告,而是將來自不同征信公司的報告加以綜合分析。
                                因此,由一家征信公司壟斷征信業務的做法是不可取的。有調查資料表明,上海一些銀行的個人信貸發放部門認為,他們得到的信息更新速度不算快,往往只能查到很久以前的情況。安博爾中誠信評級傾力打造最具影響力信用品牌。至于信用報告的質量,一家銀行房貸部門負責人表示,他們正準備要求取消使用上海資信的信用報告。他舉例:“我今天抽查了100份信用報告,發現其中客戶供職單位都是10年前的,有的已經跳過幾次槽,甚至單位都不存在了;地址是身份證地址而不是真實的住址;報告中沒有配偶情況。其實,道理很簡單,還沒有經驗表明壟斷會比競爭更有效率。
                                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第三方征信制度”是保持征信業中立、客觀和公正的前提。盡管銀行的信用交易額會占據市場的絕大部分,但是當客戶與銀行發生信用交易時,由銀行給出客戶的信用報告是不公平的,因為銀行畢竟是交易的當事人。特別是當銀行集征信系統的建設、使用、維護和所有者為一身時,各類市場主體就會按照銀行的偏好提供信息,這就難免會出現信息“失真”。
                                六、小結
                                中國征信業的成長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這一行業的發展究竟是壟斷還是競爭,目前的形勢尚不明朗。主張中央集權的觀點認為競爭會帶來不必要的浪費;相反,主張競爭的聲音爭辯說,還沒有經驗顯示壟斷節省的資源會大于其社會福利的流失。目前《征信管理條例》還沒有正式出臺,因此,持不同觀點的人士還有機會發表自己的看法。但根據以往的經驗,當一個利益集團還不夠強大時,它對政策的影響力總是有限的。



                                  來源:經濟研究資料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国产久久偷拍在线福利,国产毛卡片一区二区三区视频,麻豆长传媒在线,电影玩偶姐姐甜美游戏陪玩,在线偷拍 经典 国产 日韩,国产主播精品av免费观看,软萌萝莉小仙国产,国产网红黑料吃瓜app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