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專家視點

                              任興洲:各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模式比較

                              日期:2009-02-19 14:06:24  來源:中國市場學會信用工作委員會  作者:常偉鋒

                                  ——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任興洲 

                                薛小和:社會信用問題是這幾年的熱門話題,在我國,建立有效的社會信用體系已成為共識,F在需要討論的是,這個社會信用體系應該是什么樣的?應提出建設性的、操作性的方案來。你對美國及世界各國的社會信用體系都做過深入考察,請先談談國際經驗。 
                                任興洲:從國際經驗看,社會信用體系主要有兩種模式,一是公共征信系統,二是民營征信系統。美國的社會信用體系采用以民營征信服務為特征的市場化模式。美國的征信服務機構都是獨立于政府之外的民營征信機構,目前有400家左右的消費者信用調查機構,最大的有三家。美國的消費者信用報告主要由這三大征信機構提供,其余小型征信公司只在某類業務或一個較小的區域范圍內提供服務。在企業征信服務方面,鄧白氏公司則幾乎占據美國絕大多數的市場份額。這種模式的特點是: 
                                在信息來源方面,消費者信用調查機構的信息除來自銀行和相關的金融機構外,還來自信貸協會和其他各類協會、財務公司或租賃公司、信用卡發行公司和商業零售機構等。其方式是由征信公司與上述機構自愿簽訂協議,由后者按協議約定向征信機構定期提供信用信息。企業征信公司搜集的數據來源主要是美國各公司定期提供的公司內部信用信息和政府公共信息。多數銀行出于競爭和保護商業秘密的目的,不向信用調查機構報告客戶信貸數據。 
                                在信用信息內容方面,民營征信機構的信息較為全面。不僅征集負面信用信息,也征集正面信息。 
                                在服務范圍方面,美國消費者信用數據的獲取和使用要受國家《公平信用報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約束,只有在法律規定的原則和范圍內,才能使用相關的消費者信用信息。但只要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消費者獲取信用信息與是否曾向征信機構提供數據信息沒有對等關系,換言之,美國民營信用調查機構是面向全社會提供信用信息服務的。需要強調的是,美國的信用中介服務完全依市場化原則運作,即信用調查機構提供的信用報告是商品,按照商品交易的原則出售給需求者(除特殊規定的條件下可免費提供外)。 
                                薛小和:這里我想補充一點,美國關于信用信息的法律非常多,有《信息自由法》、《聯邦咨詢委員會法》、《陽光下的聯邦政府法》、《美國國家安全法》、《隱私權法》、《統一商業秘密法》等,這些法律重點界定三個關系:信息公開和保護國家秘密的關系,信息公開和保護企業商業秘密的關系,信息公開和保護消費者個人隱私權的關系。
                                任興洲:這三個關系也是我們將來制定相關法律的重點。在業務范圍方面,美國的民營信用調查機構對消費者信用信息和企業信用信息的業務都有比較明確的界定。比如鄧白氏公司主要為社會提供企業信用報告和評分,很少涉足消費者信用調查業務;穆迪、標準—普爾和菲奇等公司專門從事證券信用評級業務,重點為防范資本市場的風險服務;三大消費者信用調查機構則主要對消費者個人的信用信息進行收集、加工、評分并銷售信用報告。 
                                薛小和:那么,世界其他國家的情況如何呢?是不是都是以民營征信服務為特征的市場化模式? 
                                任興洲:各國的情況不一樣。除美國外,英國、加拿大和北歐的部分國家也只有民營征信機構,基本上沒有公共信用調查機構;而法國等國則只有公共信用調查機構,沒有民營征信機構。在世行專家調查的56個國家中,有30個國家設有公共信用調查機構,其中不少國家二者都有。 
                                薛小和:與民營征信系統相比,公共信用信息調查機構有什么不同? 
                                任興洲:首先,在機構的組成和主要職能方面,公共信用信息調查機構主要由各國的中央銀行或銀行監管機構開設,并由央行負責運行管理。建立公共信用調查系統的主要目的是為中央銀行的監管職能服務,并提供發放信貸的信息,包括金融機構對個人借款人發放的貸款、貸款評級和貸款附屬擔保品的價值信息等,而不是為社會提供個人或企業的信用報告。這就決定了該機構不可能采取市場化的運作模式。 
                                其次,在信息數據的獲得方面,公共信用調查系統通過法律或決議的形式,強制性要求所監管的所有金融機構必須參加公共信用登記系統。這種強制性的征信方式,使公共登記系統幾乎能覆蓋一國的全部金融機構。 
                                再次,在收集信息數據的范圍方面,公共信用登記系統的信用數據既包括企業貸款信息,也包括消費者借貸信息;既包括正面信息,也包括負面信息。公共信用機構的信用信息來源相對較窄,例如,它不包括來自法院、公共租賃公司、資產登記系統和稅務機關等其他非金融機構的信息,也很少搜集貿易(商業零售機構)信貸的信息,只有不到1/3的公共調查機構掌握信用卡債務的信息。 
                                最后,在信用數據的使用方面,許多國家對公共信用登記系統的數據使用有較嚴格的限制。根據相關法規規定,其數據的提供和使用實行對等原則,即只有為該機構提供信用信息數據的機構才能獲取數據信息。實際上,公共信用登記機構的信用數據只向金融機構提供,而不能向社會其他需求方提供。對等的原則也決定了這種數據使用基本上不是商業化的,信用報告不是商品,因此,即使收費也很低。 
                                薛小和:公共征信機構與民營征信機構之間的關系是什么樣的?能不能互相取代? 
                                任興洲:公共征信機構與民營征信機構不能簡單地互相取代,而是在各自范圍內發揮作用,是相互補充的關系。比如,公共信用登記系統是由金融監管機構設立,更多地體現了監管者的意志和需要,主要為金融監管部門的信用監管服務;民營征信機構則為社會更廣泛的信用需求服務,范圍更寬、更廣、更全面;再比如,公共信用登記系統的數據使用多屬金融機構內部為防范風險的信息互通,民營征信機構的信用報告則是商品,強調為需求者提供商業化、個性化服務。
                                因此,在許多國家,民營征信機構和公共征信機構是并存的,一類機構不可能完全取代另一類機構。不可否認,在一些公共信用調查機構作用較大的國家,民營征信業的發展似乎并不活躍,這一方面與這些國家對信用信息公開化的控制程度直接相關,同時,也與社會需求的分流有關。因為金融機構是信用報告的主要需求者之一,而建立公共征信系統的國家,金融機構對信用信息的需求都可通過公共征信機構得到滿足。  來源:《經濟日報》

                              來頂一下
                              近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国产久久偷拍在线福利,国产毛卡片一区二区三区视频,麻豆长传媒在线,电影玩偶姐姐甜美游戏陪玩,在线偷拍 经典 国产 日韩,国产主播精品av免费观看,软萌萝莉小仙国产,国产网红黑料吃瓜app最新版